>
快捷搜索:

也看尽了浦东从无到有的风云变幻,在姚建良这

- 编辑:九五至尊 -

也看尽了浦东从无到有的风云变幻,在姚建良这

经过老姚严格对位后的陆家嘴俯瞰图 姚建良 摄

图片 1

陆家嘴中心绿地变迁 1996-2016 姚建良 摄

东方明珠电视塔造了3年

于1991年7月开始兴建的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是浦东开发开放后第一个重点工程。在建期间也成了上海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图片 2

1993年冬天拍摄的黄浦江对岸在建设中的东方明珠电视塔。 摄影:任国强

清晨,用自行车向城里送菜的农民在乍浦路桥上稍作休息,他们望向黄浦江对岸还在建设中的东方明珠电视塔,满脸欣喜,也许他们在讨论:

“东方明珠真的是高啊!”

“没想到会造在浦东这种地方。”

图片 3

1994年5月1日,东方明珠电视塔发射天线钢桅杆安装就位。1994年10月1日,塔内底层大厅装饰竣工,登塔观光设施和主体照明系统投入运转。 摄影:任国强

施工时,东方明珠的球体外有用拉索拉住的伸出去的踏板,工人们就站在上面施工。往上造第二个球体时,工人们站在踏板上便可将整个上海尽收眼底。从这俯瞰陆家嘴,底下一整片都是平房,只觉得布满密密麻麻的小点,看不清房子的模样。抬眼向浦西望去,外滩的热闹与繁华一眼就看了个遍,各国风情的优雅建筑整齐地立在黄浦江边,它们身上带着岁月的痕迹和从容,看尽了上海的变化。

图片 4

1992年建筑工人在东方明珠电视塔上施工。摄影:任国强

1993年12月14日,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350米立体结构封顶,塔高约468米。仅在建成后10年内就接待了295位外国首脑,举办了近100次世界级重要会议和300多场大型活动,成为上海的标志性文化景观和上海对外宣传的重要窗口

从1994年到2018年,建设中的浦东陆家嘴影像资料,在姚建良这里都能找到,足足800GB,相当于8万张高清照片。就连一位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的老编辑都大跌眼镜,“出了那么多书,哪怕一个地区都很难留下这么完整的建设史料,竟然就在一个人身上找到了。”

陆家嘴大发展

在陆家嘴发展的时间线上,1990年是个分界点,在此之前陆家嘴的关键字是“穷”,在此之后的关键字是“快”,可谓是“一天一个样,三年大变样”。

图片 5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浦东陆家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摄影:任国强

金茂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大厦被称为“上海三件套”,与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一同被视为上海地标性建筑。

浦东的开发开放及市政改造在不断推进,“东方明珠”建成后,金贸大厦、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三座高楼不断刷新中国建筑新高度,仁恒滨江苑等高楼大厦和高层公寓的相继落成,使“烂泥渡路”连同这一片危棚简屋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图片 6

2004年拍摄的东方明珠电视塔与新落成的金茂大厦雄踞浦东陆家嘴,成为当年的地标。 摄影:任国强

浦东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人们欢欣鼓舞。夜晚,人们常常携家带口到外滩观赏黄浦江对岸的夜景。在高楼建筑和城市灯光的交相辉映下,陆家嘴的景象显得格外美丽壮观。人们看着眼前的景象,嘴里不停地惊叹,“多好看啊!”

图片 7

2013年8月3日上午,上海中心大厦建筑工地主体结构最后一根钢梁吊装就位,上海中心大厦实现主体结构封顶,按计划达到125层、580米的高度。 摄影:任国强

一条宽阔的“世纪大道”一直向东延伸,在“烂泥渡路”的基础上一跃起步,把“烂泥渡路”的历史又带向一个新的征途。

图片 8

2018年拍摄的东方明珠及黄浦江三件套。 摄影:任国强

进入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官网,观看360°全景图,就能以站在东方明珠观景台上的视角俯瞰全上海,放大图片甚至连南京东路上的一辆自行车细节零件都能看清!点击观看:全景图

图片 9

图片 10

陆家嘴曾是烂泥路

与外滩万国建筑群隔江相对的陆家嘴,如今排列着一栋栋密集的摩天大楼。难以想象,这里曾是道路狭窄坑洼、环境脏乱差的“烂泥渡”。

陆家嘴改造前,沿江遍布码头、仓库、船厂、造纸厂、纺织厂,此外全是居民用砖瓦垒的平房, 这一带的住宅简陋破旧低矮,道路狭窄泥泞,居住环境十分恶劣。居民出行过岸全靠人工的摆渡船过河,渡口沿江的水却是污浊不堪,各个工厂都往黄浦江里排放工业污水,江上浮着一层白沫。

1990年浦东开发开放的令枪正式打响,陆家嘴的发展也推向了更显眼的位置。如今,陆家嘴摩天大厦林立,高楼建筑熠熠生辉,上海已然成为一座现代化的金融、旅游新城

开发开放的号角震撼着浦东的每一个人,老姚也顺应大势辞了职,进入陆家嘴集团,以摄影为事业直接参与浦东的建设工作。“就像我们的祖辈、父辈,他们生在建党、建国初期,背负着时代赋予的光荣而宏大的使命。浦东开发开放的重大机遇,也落在了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可遇不可求。”

拍摄于2017年的陆家嘴夜景。 摄影:任国强

一组陆家嘴明珠环人行天桥的照片,老姚拍得最为惊险。2010年1月,老姚用相机记录下了C形天桥终于接上了缺口,变成O形的建设景象;同年4月,明珠环贯通,老姚再次登高拍摄;10月1日,明珠环迎来了服役以来首个大客流日,老姚忙不迭赶去现场,见证这个让陆家嘴地区实现人车分离的重大成果。而这张照片,老姚是趴在附近地铁站的顶棚上拍的。得到工作人员许可后,老姚麻利地爬上了顶棚,身体趴在积水沟里,只露出一双架设相机的手肘和一颗脑袋。天桥上的人抬头发现了老姚,个个吓得惊呼。老姚并不害怕,“我是建筑工人出身,这点攀爬高度没什么稀奇。”更何况,这是他摄影工程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部分,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止他。

原标题:拾忆魔都光影故事⑤丨建到一半的东方明珠,你见过吗?

1992年春,邓小平同志南下巡视,在上海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浦东开发比深圳晚,但起点可以更高,我相信可以后来居上”。这一年,老姚35岁,还是建工集团下上海三建公司工程档案室的一名资料员,日常工作是拍摄工地上的厂区和楼房,服务工程建设。

“烂泥渡路”吐气扬眉,见证了陆家嘴高楼的平地而起,也看尽了浦东从无到有的风云变幻。

图片 11

<拾忆魔都>答题有奖

生活在上海的你,对这个美丽的都市存有什么样的的记忆?

是高耸入云的大楼,还是挤挤挨挨的弄堂?

是穿梭不息的鸣笛,还是梧桐树上的鸟叫?

这个城市在短短数十年间的变化,你经历几何?

< 爱上海,就去了解她 >

本期拾忆魔都,帮你翻出久存心中的美好,晒一个日光浴,那是童年的味道。

关于老弄堂里的生活你还记得多少?点击链接答题,获取“周到上海”丰富奖励:陆家嘴“成长史”

下载“周到上海”,每周一上新测题检验你的记忆;周三我们不见不散,捡拾时光里的碎影。

来源:周到

作者:蔡柔柔 任国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于是,老姚的相机里,留下了早已消失的浦东老宅房,留下了陆家嘴中心绿地前身促狭的街区,留下了烂泥渡路和陆家嘴周边最后的农田。

老浦东有首民谣唱道,“黄浦江边有个烂泥渡,烂泥路边有个烂泥渡镇,行人路过,没有好衣裤。”浦东开发开放后,当初的“烂泥渡路”已变身为平坦光洁的柏油大马路,华丽转身更名为“银城中路”。置身于这座城市内寸土寸金的核心区域——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等地标早已闻名中外,而它们的前身,你可知道?

原标题:【汀视线】连续25年同一个地点拍摄陆家嘴,他用8万张照片见证了一个奇迹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2012年,东方明珠的下半球封闭,从此只开放上半球,这意味着拍摄地点移动了,每年对位的照片可能“对不上”。老姚慌了,他找到了相熟的东方明珠负责人,提出要去发射塔寻求角度。可当他真的登上发射塔顶,却发现这根本不切实际。塔内电波强烈,具有危险性,人上去会明显感到不舒服。“他们还吓唬我,上去一个小时,少活三年。”老姚不得不回到太空舱上半球,想方设法去克服因玻璃幕墙球面弧度变化导致的镜头成像差异。好在天遂人愿,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新的拍摄点不但没有影响照片效果,反而因为视角更高,将原先拍摄不到的建筑物,例如此后建起的上海中心,也包裹在了镜头里。

1996年,陆家嘴中心绿地开工建设,短短11个月,20万平米旧房夷为平地,一片开阔葱绿的大草坪镶嵌进高层楼宇间。中心绿地启用的那天,老姚一早就登上了东方明珠。此前,他已经留下了多张中心绿地施工过程中的俯瞰图,这一次,他要亲眼见证绿地中央那座喷泉的首喷。从上午10点等到下午日头偏西,喷泉仍未开启。太空舱内的礼仪小姐不忍心看他饿着肚子,给老姚塞了几包小孩子吃的零嘴,有鱿鱼卷、雪饼。“我当时觉得,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每年的4-5月、9-10月,是老姚认定的最佳拍摄时期,“太阳从东方明珠背后照射过来,光线充足,又不影响建筑的立体感。”老姚的拍摄方式大有讲究,“定点对位,每次都拍同一景别、同一画面,”连起来就是历史。

镜头里的大工程

姚建良不老,刚过62岁,眼前有大把的退休时光。可对于有28年开发开放史的浦东,他绝对称得上是“老姚”。从1992年进入上海陆家嘴集团从事摄影工作,浦东的成长他没有一刻缺席。同一个景别和角度,他连续记录下时光的痕迹:一年一张以东方明珠为原点的浦东陆家嘴俯瞰图、一年一张从和平饭店望去的浦东岸线……都是浦东飞速建设的实证。如果把它们叠放在一起看,你还会迅速“捕获”浦东壮大的轨迹。

当时的东方明珠是孤独的。整个陆家嘴几乎没有一处高耸的建筑,全是低矮的房屋和青褐色顶棚,一眼望去如同紧贴地面的苔藓。老姚举起相机拍下一张开篇之作,心里却有些忐忑,“国外建一座金融城要上百年,我能不能等到陆家嘴落成还不好说”。可历史似乎有意成全,“头一年看到的风景,第二年就不一样了。高楼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到2015年陆家嘴金融城基本建成,老姚的任务也圆满了。

时值浦东开发开放28年,老姚的心情,显然不能用一两个词明状。面对记者,姚建良搓着手,略带紧张地反复组织语汇,“能参与这样一场伟大的变革,用相机完成一场艰巨宏大的摄影工程,我很幸福。不,应该是我很自豪,或者说,我很骄傲……”

他还要赶一波“时髦”,学会无人机航拍。“1993年我乘坐双翼教练飞机航拍过浦东陆家嘴,如果可以利用现代技术手段,重新‘飞’一次当年的路线,浦东的沧桑巨变,将一目了然。”

姚建良 摄

用相机见证东方明珠的“朋友圈”扩容

图片 12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到今天,老姚一共拍摄了连续的24幅陆家嘴俯瞰图,其中2016、2017年的两版,他怎么也不肯分享出来。“先卖个关子,我想用1994年-2018年完整的照片集献礼将来浦东开发开放的30周年”。

图片 13

老姚认真地向记者讲述他的故事 沈阳 摄

陆家嘴世纪大道中段建设变迁 姚建良摄

浦东人看浦东,眼中总是有情意的。老姚幼年时,父亲在长江上开船,母亲是烟草厂的职工。一年中,只有春节期间可以前往浦西走走看看,“我们管那(去浦西)叫去‘上海’”。更多的时候,老姚和他的小伙伴选择把对于浦西的艳羡放在心底,“一群孩子爬进当年的浦东公园,就为了看看对岸来往的电车,就像30年前站在拱北看澳门。”渐渐长大,老姚心中多了不解和疑惑,“都说江河是城市的会客厅,许多欧洲城市都是沿江发展,两岸同步发力。偏偏在上海,浦东浦西,就是两个世界。”

责任编辑:

但难就难在要“连起来”。老姚的拍摄地选在东方明珠太空舱的下半球内。每一张成功的照片背后,囿于天气情况、玻璃幕墙的洁净程度、空气质量等客观条件限制,都需要少则数次,多则十数次的反复摄制。大多数时候是没有那么天时地利的。“天气倒好,偏偏取景的位置玻璃墙外有块脏东西”“东方明珠刚刚清洗过外墙玻璃,偏偏有雾霾,能见度不行”“一切妥当的时候,可能我有别的工作安排抽不开身”……空气质量最差的2015年,老姚从开春等到仲夏,从初秋等到立冬,直至12月初,那年的陆家嘴“对位”俯瞰图总算出炉了。

如今的老姚,似乎比从前还要匆忙。他心怀一个2020年的梦。那时,浦东值开发开放30周年。老姚想拿出100组历史影像资料作为献礼,让后人看到过往,也让前人重拾记忆。

图片 14

与绝大多数摄影师不同,老姚的相机并不单单是用来捕捉美,他更倾向于把它当成一个工具,纪录时代。1994年的老姚还用着成像效果不如人意的老式胶片相机,468米的东方明珠却已经落成了。这是一桩技术层面的憾事,老姚不止一次想象,如果当时就有了数码摄影,能留给后人的史料还会更丰富。

陆家嘴高度的变迁1994-2015 姚建良 摄

图片 15

老浦东人看浦东

图片 16

手握相机,老姚做了两件事:一个是记录下浦东建设过程中,一点点消失的老城区、老房子、老街道;另一个是跟进并严格、完整呈现浦东的开发过程,如同完成一项重大工程。“像一个抄表员,走街串巷地拍;更像一个记者,不错过任何一个‘热闹红火’的场面”。

近些年,老姚的摄影工程基本完工,他开始有了新的盘算。“我陆续花了5年时间,把以前胶卷里的老照片进行了数字化,足足800GB,多得不得了。”为了更鲜明地展现照片背后的历史沿革,老姚将不同时期同一景别的照片,进行了严格而工整的对位叠化,“人们可以直观地看出,某一年,陆家嘴的某一个地块‘长’出了新楼。”

除了他的摄影工程,老姚还有一件更骄傲的事,他是土生土长的浦东人,祖籍金桥。

1990年浦东开发开放的消息传来,老姚的疑惑得解。“就好比住在旧房子,突然听说要改造,觉得生活有盼头了。”如今,老姚一家仍住浦东,出门便是密集的地铁站和宽阔的马路,四下是环绕的高楼大厦,浦东,已然换了新天地。

新上海商业城 第一八百伴 1990-2018 姚建良 摄

本文由领导致辞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也看尽了浦东从无到有的风云变幻,在姚建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