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搜索:

九五至尊荆州军成了刘备入蜀的主力,因为此时

- 编辑:九五至尊 -

九五至尊荆州军成了刘备入蜀的主力,因为此时

在三国史上,与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并称为三国时期三大战役的夷陵之战均以以弱胜强成为军事史上的典例。既然是以弱胜强,那么参战双方的兵力将会十分悬殊,可是夷陵之战中蜀军的兵力与吴军不相上下,甚至略逊吴军,并且是将帅乏人。既如此,夷陵之战不该称为以弱胜强之战。

有了人脉就有了军队

自赤壁之战前夕,刘备已有军队二万人,虽经过战争的消耗,其部队人数不会低于万人。后来向孙权借荆州,实力大为增强,刘备西向取川时,史书虽未确切记载详细的有关兵力的具体数字,但有“将步卒数万人入益州”的叙述,其中并不包括刘备留下部分兵力镇守荆州。所以,刘备入川的兵力至少在二万以上,同时刘璋也派出法正率四千余人往迎刘备,之后刘璋又派兵增援刘备使其进击张鲁,史书记载“先主并军三万余人”,此处的“并”应当理解为将荆州兵与益州兵合并。紧接着刘备又以回援荆州为理由向刘璋借兵万余,但是这时的刘璋已开始提防刘备,只给予他四千军队,其他物资给其半。那么这时刘备的兵力已经达到三万四千人,并且数次击败刘璋的部队,刘璋部下李严顺势向刘备投降,而张飞、诸葛亮、赵云也从荆州驰援刘备,使其军队更为壮大。当初,张飞为宜都太守,所属兵力接近万人,那么这时入蜀增援刘备的军队加上李严投降的军队,则使刘备的军队扩充至五万。史书记载孙权此时因刘备得益州而不还荆州,一时气愤出兵攻打荆州,“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那么此时刘备怎么会把五万主力全带回荆州而与孙权开战呢?因为成都是兵不血刃而拿下,成都多年不遇战火,又是刘璋的治所所在,部队加上壮丁也会有近三万人,通过诸葛亮的临时治理和征兵使刘备的军力大增,这才有可能让刘备带着五万主力回救荆州。通过后来关羽北伐襄阳的经过,大致可推算出荆州的部队应有三万,若保守估计,此时的刘备各处部队的总兵力是能够达到十万的。不久,刘备又得到马超的归降之众,与曹操争夺汉中全胜而全部拒有汉中,兵力在战争中虽有消耗,但此时刘备仍然会拥有超过十万的军队。虽然之后关羽败亡,但蜀汉政权的军事实力仍然会有十万左右的军队。及至刘备发动夷陵之战,史书所记载的兵力数字的情况只有蜀军的“进兵秭归,兵四万余人。”和吴军的“陆逊为大都督、假节,督将军朱然、潘璋、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恒等五万人据之。”既然是四万对五万,那何来以强胜弱之说?

着名古典文献学专家王鑫夫在《补三国兵制》中说,蜀国当时的兵制很复杂。其中,蜀军设有曲长这一职位,证明蜀军中有部曲军制的存在。

从历史事实分析,到公元220年时进入了人口数量的低谷,多年战乱加之自然灾害导致人口锐减,并且就是在章武初年之时,刘备仍然没有控制东汉时益州南部的几个郡,只是后来诸葛亮出马才平定南方,而且少数名族控制的地区已经占了蜀国领土的近三分之二,也难怪后来诸葛亮会从少数民族中大量征兵。据考证,三国时期全国的总人口不过千万左右,而蜀国只有益州一州之地,人口较少,生产力较弱,兵源短缺,军需补给紧张。史书有载的是,后主炎兴元年“后主遣尚书郎李虎送士民薄,户领二十八万,男女口九十四万,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人。”可见,曾经过诸葛亮治理后的蜀国尚且才能达到十万的兵力,那么刘备发动夷陵之战时蜀国的兵力也不过十万左右,因为此时有刘备带入益州的荆州兵和在汉中争夺战中收编的部队。结合史书有关夷陵之战的记载,刘备所带的部队不会超过五万,那么蜀军能够到达猇亭前线的兵力至多也只有四万。至于东吴方面,他们的兵力可就绰绰有余了,东吴的部队一直保持在二十万左右,分出五万在前线与蜀军对峙后,仍旧能再抽出部分兵力组织第二道防线,进行纵声防御。由此看来,蜀军从一开始便处于不利的态势,至少在兵力、地势、将帅、后勤上均不能与吴军相比。这也难怪刘备为什么要放弃上游的优势而舍船就步,让水军上岸加强陆军,对于此举,刘备应该是相当无奈的,夷陵一带水势多变,唐代李白曾叹:“千里江陵一日还”,要是蜀军的兵力足够,尤其是拥有强大的水军,那么水陆同时进攻,由水军急进实施迂回,那么是有可能夺回荆州的。

部曲,在汉代本是军队编制的名称,大将军营有5部,部下有曲。三国时期的部曲,基本指的是地主豪强的私人武装,绝对服从将领的指挥。战乱使流民数量急剧增加,人民需要寻找豪强依附,私人武装的数量就大大增加了,收留流民众多的豪强就成了割据势力手下的武将。这样,就形成了君主控制武将、武将控制部曲的割据斗争形势。三国时期的名将,几乎是中国历史上最多的,就是这个原因。

正如魏国刘晔所说的“蜀虽狭弱,而备之谋欲以威武自疆,势必用众以示其有余。”刘备此战乃穷兵黩武,明知兵力不足将帅乏人,却执意要在暮年挽回颓局,终至夷陵惨败。

流浪了半生的刘备,靠着鲁肃与诸葛亮,联合东吴,在赤壁之战打败曹操,有了人生第一个靠谱的根据地荆州。在这个地方,他发挥善于人际关系的优良传统,很得人心,笼络了大量地主豪强。有了豪强的支持,也就有了军队,这也是刘备能迅速进入益州的原因。

傅肜很有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带着部曲加入刘备集团的。冯习、廖化等人的人生轨迹,与傅肜十分相似,都是这时加入刘备集团的。因为刘备的人望,他们对刘备忠心无二,荆州军成了刘备入蜀的主力。

当刘备带着傅肜、冯习这些好兄弟,带着好不容易换来的家底去夷陵拼命时,就已注定了蜀国走向衰败。

傅肜战死荆州军衰落

刘备进入益州后,军队构成发生了变化。除原有的荆州军,还多了另一支投降的部队,就是刘焉、刘璋父子留下的东州兵。这支军队主要由南阳、三辅等地的流民组成,实质上还是部曲。部曲的士兵,基本上只听自己将领的话,君主的命令都可以不管。

夷陵大战后期,在着名的火烧连营后,刘备逃往夷陵西北马鞍山,命蜀军环山据险自卫。陆逊集中兵力,四面围攻,歼灭蜀军近万之众。蜀军溃不成军,大部分死伤和逃散,车、船和其他军用物资丧失殆尽。

刘备乘夜突围,行至石门山,被吴将孙桓部追逼,几乎被擒。为护卫刘备,傅肜带领最后一波生力军死战殿后。

在这场战斗中,傅肜经历了人生中最闪光的一刻,也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音。《三国志·蜀书·邓宗张杨传第十五》记载:时又有义阳傅肜,先主退军,断后拒战,兵人死尽。吴将语肜令降,肜骂曰:“吴狗!何有汉将军降者!”遂战死。

荆州军消失的后遗症

夷陵之战,让刘备的荆州军几乎伤亡殆尽。刘备一生中所汇聚的最忠诚的生力军,随着傅肜的呐喊,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随后,刘备病死,蜀汉政权再没有机会去汇聚这样一支忠心的有生力量。在军事力量中失势的荆州军团,与军心未定的东州军、益州本地豪强之间,开始了暗流汹涌的政治斗争。

刘备托孤,委托东州军代表人物李严和诸葛亮一起辅佐刘禅,意在联合荆州军和东州军再图天下。可惜诸葛亮最后以补给不利为由将李严贬斥,令李严郁郁而终。刘备的核心人事思想,没有被诸葛亮执行。此后,东州军逐渐淡出政坛。蜀国长期依仗飞军、白军,并在人口稀少的益州征兵,让军队之间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最终让反战情绪爆发。这一切,都是失去荆州军的恶果。

蜀汉政权灭亡前7年,代表益州土着及少数民族利益的谯周,怒作《仇国论》,反对姜维穷兵黩武,蜀国积累的矛盾已不可调和。

这时,仍有一个人继承着荆州军的遗志,继承着父亲的忠诚,几乎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人叫傅佥,傅肜的儿子。

儿子傅佥:继承父志 忠诚感动对手

成都武侯祠中,出刘备殿西偏殿的西廊中,塑有14尊塑像纪念蜀汉武将,称为武将廊。14名武将塑像排名,依次是赵云、孙乾、张翼、马超、王平、姜维、黄忠、廖化、向宠、傅佥、马忠、张嶷、张南、冯习。

傅佥在武将廊中,望着不远处的父亲傅肜。他的死,是父亲死亡的延续。正如历史必然的结局一样,悲壮却又忠贞。悲壮战死

傅肜战死后,《三国志》记载,蜀汉政权拜其子佥为左中郎,后为关中都督。左中郎,对继承父亲功勋而任职的傅佥来说,是一个非常高的职位。景耀六年,是蜀汉政权风雨飘摇的最后一年,傅佥临危受命,准备像父亲一样战斗。这是一个逃不开的宿命,只不过,在蜀汉政权中,已经几乎没有傅肜年代那些忠贞的勇士了。

景元四年夏,魏国“征四方之兵十八万”,分3路进攻蜀国:征西将军邓艾率兵3万多,自狄道、沓中,进攻驻守在此的姜维;雍州刺史诸葛绪率3万多人马,自祁山、阴平之桥头,切断姜维后路;镇西将军钟会率主力10多万人,分别从斜谷、骆谷、子午谷,进军汉中。

刘禅见魏军真的来攻了,忙遣右车骑将军廖化率一支人马前往沓中,增援姜维;又派左车骑将军张翼和辅国大将军董厥率另一支人马,到阳安关防守汉中的外围据点。

本文由营销体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九五至尊荆州军成了刘备入蜀的主力,因为此时